<track id="rwryl"><div id="rwryl"></div></track>
<progress id="rwryl"></progress>

  • <tbody id="rwryl"></tbody>
    1. <track id="rwryl"></track>
      1. <bdo id="rwryl"></bdo>

        <track id="rwryl"><div id="rwryl"></div></track><option id="rwryl"><div id="rwryl"></div></option>

          <track id="rwryl"><div id="rwryl"></div></track>
          小姑與彭郎傳說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7-09 11:24:36    瀏覽:2007


          彭澤

          小姑與彭郎傳說

          江西彭澤縣

          大江中的大小孤山附近江側的澎浪磯,宋代民間將"孤"訛作"姑",將"澎浪"訛作"彭郎",于是便有彭郎為小姑婿的傳說,云" 彭郎者,小姑壻也"。后遂以此相傳。

          2009年3月列入九江市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。


          《小姑與彭郎傳說》屬彭澤縣民間廣為流傳的民間傳說、鄱陽湖。宋代歐陽修在《歸田錄》中載曰:“江中有小孤山,嶷然獨立,世俗轉孤為姑。江側有一石磯,謂之澎浪磯,遂轉為彭郎,云彭郎者,小姑婿也?!碧K東波曾在《題李思訓長江絕島圖》中寫道:“峨峨兩煙霞,曉鏡開新妝……舟中賈客莫漫狂,小姑前年嫁彭郎”。清同治版《彭澤縣志》對小姑與彭郎亦有記載。明清時期,“小姑與彭郎”的傳說內容變得更加充實豐盈,廣為流傳,并衍生出許多其他的故事,如《靈昭江嶼》、《御筆開河》等。使“小姑與彭郎”成為長江中下游兩岸民間傳說的“母體”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彭澤縣成立地名普查機構,在普查中認真考證了小孤山、澎浪磯地名的由來,并收集整理《小姑與彭郎》地名故事編入《彭澤縣民間故事》和<<彭澤縣地名志>>.2008年3月列入彭澤縣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。



          傳說

          在距離彭澤縣郡東二十余里地有戶漁村,名叫彭家村,之中有戶漁民叫彭郎,父母早年去世,由其叔父撫養成人,偶識幾字。彭郎心底善良,每次捕魚都不求多,只要在魚市能換些柴米油鹽甚物即可。人家問他原因,他會說人即有命,魚亦有命,奪魚命而活己已為罪過,何故以魚命換富貴呢。被當地漁人傳為笑談,只笑彭郎呆,但彭郎不以為意。

          一次,家中漁網網住一只白鼠,對漁民來說最恨的就是漁網被老鼠咬破,一般見到都會滅鼠,但彭郎呆性又發,用剪刀將卡在小白鼠身上的網絲輕輕剪除,小白鼠就這樣的被完好的放出,小白鼠似乎并不怕生,機靈的兩只小眼睛望著彭郎充滿著好奇,潔白的皮毛在陽光的照耀下一發顯得一塵不染。

          "呵呵,你能聽懂人話?看你可憐,你還是回去吧,記得不要讓其他人抓住了"。彭郎憨厚的說笑著,之后將小白鼠趕出了漁網。此事被村人聽到,又是成為大家的笑談,愈發更多人知道了他的呆氣。

          此時彭郎已年過二十,許多同齡人都已結婚生子了,但因他家貧人呆,沒人愿意幫其說媒,因此一直孤身一人。

          由夏轉秋,蟹黃魚肥,又是一年的捕魚季節,漁人都忙碌著一年的豐收。彭郎象往常一樣,在自己的捕魚的地方,一個由入江口形成的方圓1公里的蘆葦蕩,此時的月盤已是高高懸于天空,月光從無盡的蒼穹直瀉下來,湖水在白天的陽光照射下,散著陣陣水汽,潔白的蘆絮在微風的吹拂下如白雪般柔美,彭郎雖不通文墨,但沐浴在這柔和的月光之中,整個人仿佛卸下了許多不必要的事物,他靜靜的立著,生怕自己破壞了這樣的美景。

          隱隱的似乎傳來了女人的嬌笑聲,忽遠忽近,格格的笑聲飄進了耳朵之后又慢慢的飄離。彭郎在平靜中驚醒,循著聲音,扒開蘆葦,只看見湖面上,白白的水汽之中,一名女子正在沐浴。彭郎趕忙撤回蘆葦中,緊閉著自己的嘴唇,只將瞬間的震撼常存于心中,害怕被女人發現他這個不速之客。

          湖面上女孩邊沐浴邊戲耍著水,陣陣漣漪隨著格格的笑聲蕩開,湖面上波光鱗鱗。在若隱若現的水汽中,女孩的胴體在月光下如玉脂般圓潤,水珠如珍珠般閃亮,滑落在女人身上,酥胸在水面上下起伏,充滿著溫柔,一顰一笑都透露自然,是如此的純真。

          不知何時,彭郎只感覺眼前白影一晃,抬頭看去,此刻那女子已經是一襲白衣,憑空從湖面上飄離,白裙在清風中飛舞,飛向了深邃的遠處。彭郎依稀感覺到女子的那雙明眸看向自己,嬌羞中似乎透露著一絲狡黠。湖面恢復了寧靜,只剩下那輪明月在水中戲耍,心里告訴自己:是做夢嗎,遇到仙女了。

          時間過的很快,似乎轉瞬間,寒冬已至。漁人已經很少出去捕魚了。這是一個寒冷的早上,雪隨風漫天飛舞,迷的人眼都睜不開來,彭郎一早去蘆蕩里揀些柴火,在回來的路上,似乎踢到了什么,彭郎匆忙扒開雪,看到一名受凍的人,這樣的事在這樣的年月經常發生,彭郎丟下柴火,脫除外衣,裹在傷人身上,抱著他趕忙回去。



          門外的雪繼續拍打著門窗,屋內彭郎生起了火盆,熬著姜湯給傷者喂食。掃除了身上的積雪,傷者露出了面容,是名女子。姜湯活血之后,女子瘦黃的臉有了一絲紅潤,終于保住命了,彭郎安慰著自己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雪住了,風停了,艷陽照耀著大地,潔白的世界顯得如此的美麗。彭郎從魚市趕回來,推開門的時候看著女子正在幫他張羅他的屋內的雜物,鍋灶上陣陣飯香傳來,彭郎趕忙放下手中物事,拿下女子的手,"你還沒好,多躺躺,我去郎中那開了些藥,這幾天你靜靜的養著身體"。女子沒說什么,安靜而乖巧的聽著。

          冬天過去了,春天來了,女子靜養了1個多月,身體康復了,黃瘦的臉變得潔白,身體出落的勻稱,鄰里村人見到了,都夸彭郎好福氣,竟然揀到了一個婆娘,還這樣的漂亮,彭郎聽到只是笑笑,他覺得女子面熟,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見過,他曾問過女孩家在哪,女子調皮的說就在這,之后格格的笑著,女子還說這輩子都跟定他了,讓他激動但又害怕失去。

          時間長了,人們都稱女子為小姑,小姑是聰明而賢惠的女人,就這樣的和彭郎過著。彭郎腌制咸魚時,小姑會在旁邊織網,彭郎外出捕魚時,小姑會跟在后面做幫手,夫唱婦隨,說不盡的幸福。

          但總有一個尷尬的問題,就是小姑幾年下來沒有懷上一個孩子,雖然彭郎不在意,但坊間閑言碎語卻是不斷。小姑也感覺到對不起彭郎。小姑說她要回娘家一陣。之后在一天夜里,她終于回來了,臉色蒼白,似乎大病了一樣,但無法掩蓋她心中的喜悅,她說可以生孩子了,和彭郎歡好一陣以后,她交給彭郎一把傘,囑托他在7天后將傘帶到對面江岸上的觀音廟那里,說不論如何都不可以打開傘。第二天小姑又獨自一人回娘家。

          7天后,彭郎早早的起來,路上行人匆匆,彭郎只望著早些到觀音廟,沒注意人群中有一個人隱隱的注意著他,還有他那把傘。那人過來了,說要買他傘,死死的糾纏,彭郎就是不理會,繼續趕著行程。

          天氣突然的熱起來,初夏的太陽熾烤著大地, 曬的人毒毒的痛著,人們都打起了傘避開陽光,彭郎想起了小姑的囑托,緊緊按著傘,不撐開,那行人繼續跟著他,看著他有傘不打,只笑他傻,他不在意,只是匆匆的趕著路,怕誤了最早的那班渡船。

          抱著傘,彭郎急切的看著江對面,也不知道小姑昨晚為什么那樣說,但彭郎心里總是感覺有什么大事要發生。天突然烏云密布,眼看是場雷雨,奇怪的天氣讓人無法適應,許多人趕忙撐起了傘,但只有彭郎和那跟著他一路糾纏的人在雨中未撐開傘,雨點如黃豆般的砸在身上,生生作痛,船上的人都望著他們,誰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,盡遇到奇怪的事,奇怪的人。

          風大了,江面上浪濤滾滾,彭郎仍然死死的抱著傘,仍由風吹雨打,突然一個浪頭蓋過船弦,彭郎被拋離了船面,傘跌到了船上,那人轉瞬出現在傘前,拾起那把傘,

          "即使你成了人,也逃不過我的五指山,哈哈"惡毒的笑聲中,慢慢的撐開了傘。詭異的事情出現了,當傘開的那時,船上多了一個人,一個女人,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!

          女人看著那惡毒的人靠近過來,知道無法逃脫,淚水和著雨水,看著空中的彭郎,無奈的投入江中。所有的人都被著詭異的事情驚呆了,被拋在空中的彭郎看到那是小姑,看著她羞憤而絕望的眼神,似乎明白了什么,又不明白什么。他大呼著,但沒有人聽到他的聲音,看著那江水中濺起的水花,他追隨著投入江中。

          是夜狂風大作,日月無光,在小姑投江的地方,升起一座山峰,如一女子在岸邊輕輕的哭泣,人稱小姑山(小孤山),而對岸也長成了一座山峰,就是彭郎磯。


          傳說

          相傳北宋時,福建莆田縣有個名叫林愿的老爺,官至都巡檢,財勢鄉里居雄,只借膝下無兒。夫妻倆虔誠信佛,日夜祈禱。一夜,夫人夢見觀音娘娘,贈給一朵蓮花,不久即懷孕,于次年春,果生一女。后來這女長得眉清目秀,身材窈窕,貌若仙姬,老爺十分鐘愛,視如掌上珠,取名小姑。

          小姑自幼聰敏,愛讀詩文,琴棋書畫,無一不會。尤愛園林花草,鉆研醫藥佛教諸書,秉性和善,樂于濟世救人。十六歲那年,一天上午,小姑在花園里栽花澆水時,忽聽見門外有叫賣魚的聲音,即令丫環前去買條活魚來養在金盆里。丫環應聲趕去,只見漁郎簍里的鮮魚蹦跳著,不知哪條合小姐的意,于是把漁郎從后門引進花園,讓小姐當面選擇。小姐從簍里揀了一條十分美麗的小金魚,放在金盆里養著,并叫丫環付錢,可是漁郎堅決不收。并說:"這條小金魚是偶然在三江口拾來的,小姐喜愛,愿意奉贈。"小姑舉目一看,見漁郎相貌俊偉,氣度軒昂,一表非凡,不覺嫣然一笑。丫環道謝后,送漁郎出門時細問了他姓什么?家住哪里?家中有哪些親人?漁郎回答道:"小子姓彭,家住江西彭澤,父母雙亡,只身在外,以漁、獵和砍樵為生。"丫環叮囑彭郎:小姐喜歡吃新鮮魚,你每天可送幾尾來,當面按價付錢。打那以后,每天早上,彭郎就掛一串鮮魚在后花園門上,留給小姑。由于每天彭郎來得早,小姑起得遲,很少面談。光陰荏苒,轉瞬一年了,小姑見彭郎憨厚老實,產生了愛情。只因封建等級觀念的束縛,貴賤有別,無媒灼之言,父母之命,卻難如愿以償。一天,小姑面對金魚盆,看到那悠然自在的游魚,不覺勾動了情絲,遂叫丫環約彭郎來后花園相會,私訂終身。不料此事被老爺發現,攆走彭郎,逼走丫環,強迫小姑與范公子訂婚。小姑無奈,只得只身夜逃,追上彭郎,到長江中游謀生,過著貧苦而自由的生活。也許這就是蘇東坡"小姑前年嫁彭郎"詩句的由來。事怪多巧,誰知那條小金魚是東海龍王的小太子。龍王非常溺愛他,任其狂歡遠游,那天到三江口閑游時,忽然潮水猛退,被擱在江灘上,遇漁郎拾起送給小姑。龍王見小龍失蹤,即興師動眾,四出尋找。從海濱沿江直上,一路尋訪。一天海域大臣前來密報:說有一林大人官船,從興化灣起程,經黃浦口入江,現已到達宜城渡,據說是到湖北荊州府上任的。船上有一金盆,里面養的正是小太子,請龍王爺趕快定奪。老龍王聽后十分高興,立即吩咐海域大臣帶領水族諸將,去彭澤江上,興風作浪,掀翻官船,救回小龍,淹死林氏全家,以報此仇.可憐林愿一家,盡葬魚腹。當這一噩耗傳到荊州時,正在街頭行醫的小姑和江中打魚的彭郎,得知此訊,悲痛欲絕,連夜操舟順流東下,想去遇難地點,尋找二老遺體,祭奠一番。誰知船過洞庭湖口,黑夜遇盜,小姑和彭郎這對恩愛夫妻,又被活活拆散了。

          小姑從蘆葦灘上走出來,四處奔走,也找不到彭郎的身影,思夫心切,慟父淚干,佇立湖邊,欲投水自盡。恰好這時,四川峨眉山的普賢真人,駕著祥云從頭上經過,知是小姑遇難,命在垂危,忙把云帚一指,化朵彩云將小姑托起,送到峨眉山虛靈洞去了。待小姑蘇醒后,得知真人所救,遂拜真人為師,感謝師父救命之恩。自此以后,小姑在普賢法師的點化下,每天上山采藥,下洞煉丹,過著清凈無為的生活,倒也快活。只是惦念彭郎,每晚靜坐禪房,總是愁容不展。師父知她這一穩情,便安慰她說:"佛門清凈,愿與人方便,你既有塵緣未解,他日能找到彭郎,自行前去,師父決不阻攔。"小姑聽后,心情便開朗了許多。有一天,她上山采藥,攀登八十四盤山道,趴在北崖峭壁上采一珍貴藥草,突然腳下一滑,掉下懸崖,頭巾飄落在山腳下,遍體傷痕,被掛在山崖一棵樹枝上,失去了知覺。


          此時,山下有一樵夫砍柴,突然發現一塊頭巾飄落在地上,抬頭一望,見樹上掛著一個人,立即搶上前去把她救下,背到自己茅棚里,灌湯水、洗傷口,敷草藥,不一會,小姑從昏迷中蘇醒了,見面前站著一個男人,正是彭郎。激動得叫了起來。彭郎見這道姑竟是小姑,驚喜萬狀,相持痛哭,互訴了遇盜后的經過,更覺得患難夫妻,恩愛不已。夫妻倆在那里住了一段時間后,便從峨眉山來到江邊,雇只小船,沿長江順流東下,回到彭郎的故鄉-彭澤江上定居。夫妻倆又重新過著男打魚、女行醫的自在生活。

          由于小姑醫術高明,草藥靈驗,救活了不少病人,人們都親切地稱她為"小姑娘娘"、"江上神醫"和"普濟夫人"。這些美譽傳到東海龍王耳朵里,知道行醫的小姑和打魚的彭郎,正是當年困陷小龍的那對野夫妻,決心要報昔日之仇,滅小姑之靈,樹龍族之威。忙令小龍前往彭澤江中,趁小姑和彭郎正在船上打魚時,一口把他們吞掉,并令海域大臣在后面助威。正當小龍和海域大臣興風作浪,大施淫威,弄得空中黑云翻滾,江上吼聲如雷之時,驚動了廬山老母、玄老法師和正在那里演法的普賢真人,他們見龍王又在江上作惡,便敕令五雷神發出暗雷,將小龍劈死,龍身被劈成兩截,一截縮去江南岸,化成一座石磯,一截矗立在靠近北岸的江心,化成一座孤石,人們便在江南石磯上修了座彭郎廟,在江北孤石上建座小姑庵,用來鎮壓孽龍。并把它們稱為小姑山、彭郎磯。





             地址:江西省九江市潯陽區長虹大道32號    電話:0792-8180870     傳真:0792-8180870    郵編:332000    E-mail:jjswhly@163.com
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24 九江市文化旅游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版權所有 贛ICP備16010728號-2  贛公網安備 36040302000191號  工商網監

          九江市心語心特殊教育培訓學校